我羡慕两种女人:一种是特别拽,走路带风,自己干事业贼牛,谁都不屌的那种。
一种是娇滴滴会撒娇,任谁看见都想拼了老命保护的。
刚好,我是卡在中间了,既不牛还不会撒娇,一天到晚还死犟死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