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连环画艺术家汪家龄

  我家客厅墙上挂着一副四尺见长的山水画。画中,雨后的大山翠色氤氲,山下江畔回廊里一个红袍书生若隐若现,山脊上几梭飞鸟倏忽远去,清新气息溢出画框充盈屋内。画名《山光过雨明》,作者汪家龄,我的姑父,徽州知名画家。画中的那座山就是徽州城外新安江畔紫阳山。小时候我常常趴在爷爷家的阳台上望着对面这座山浮想联翩。而今那个阳台虽已不再,看着这幅画,尚觉自己仍是那画中世界的一部分。

  说到徽州山水,风景如画和画如风景是一个意思——自古以来,造化山水渗透进徽州人的血液,再形诸笔端,或成诗或成画,山、水、画、人,原是一体。今天还是不是一体就很难说,山水还是那个山水,可是到处立上了收费牌,现在我哪怕去爷爷故居渔梁古街都要买门票了。历史变脸,更显得这般画家的珍贵。

  论绘画,新安画派蜚声海内外。有渐江和尚、黄宾虹名声在前,汪家龄先生当然算不得伟大。不过今日的精英文化圈早已把黄宾虹们捧成天上的众神、拍卖会上的镇宝,高高在上,实在轮不到我等去纪念。汪先生却是生活中的画家,平民的艺术家。他兴趣广泛,除了国画,书法、京戏、收藏、太极都有一套。最难得的是他的绘画艺术一直以普罗大众为旨归——他画的小人书连环画曾经妇孺皆知,至今众人怀念。我小时候,《岳飞传》、《虎门硝烟》、《高夫人东征》都是百看不厌的作品。岳母在岳飞背上刻下精忠报国的一幕便是通过小人书刻进了一代人的心灵。直到前几年整理旧物,我才注意到这几本小人书原来就是姑父的作品!所以,他的艺术实在已经融入百姓生活,润物无声。他在《徽州报》美编任上,不遗余力帮助新人旧友。无数默默坚持的艺术家都曾受到他的鼓励。在他的报刊随笔中,不仅有应天齐、汪焘等画家轶事,也有孙凤吉、汪兆良、欧阳越峰等造型艺术家和他们的根雕、竹拼、泥人传奇。所以,徽州的人杰地灵绝非仅仅体现在几个著名画家符号上,更体现在这些土生土长的草根艺术家身上。

  

  汪家龄先生所绘风物画

  汪家龄先生1944年出生。父亲是茶叶专家,业余也爱几笔书法。姑父小时候爱看书,有几分钱就去买连环画,再大一点,《聊斋》、《今古奇观》故事都熟记于心。他也爱看街头艺人的表演,终生记得一只羊和一只猴子的友谊。六、七岁就爱写字画画,最喜欢模仿年画片,无师自通,有模有样。初中毕业后就开始参加各类展览,发表画作。1961年进屯溪茶厂当钳工,白天上班,晚上画画。1964年,连环画作品《追牛》入选国庆15周年安徽美展,引人注目。1970年代依然创作不断,参加各类宣传展览活动,毛主席的肖像也画过不少。1981年调进刚刚复刊的《徽州报》担任美编,开始注重国画创作,但是连环画、插画创作从未间断。以至于台湾出版人都找上门来请他为《历代名人故事》、《红楼梦》、《西厢记》等五十余部历史读本绘制彩色插图。

  他的艺术成长过程具有浓郁的时代特色。不同于今天的许多画家骄子,个个是被缪斯女神所引领,满脑袋一副青年艺术家肖像,走沙龙、留学、拍卖的路线,那时的汪家龄却是通过各种集体创作班得到锻炼。17岁做学徒工的时候就参加了屯溪美术馆业余美术培训班,为时只有两三天,和张定友老师结下深厚友谊。1960年代初被休宁县委宣传部抽调参加社会主义教育展览,在农机站老木板房里与画友同桌而画同床而眠。1970年代初,参加安徽省出版局在三孝口红旗饭店举办的第一期连环画创作学习班。作者一半是知青。没有稿费,出版社每个月每人发15元伙食补贴,他们一半买饭菜票,一半买烟买书。常聚在一起互相提意见,互相改画稿。1964年20岁的他带着画稿去徽州报社找美编汪光裕拜师。汪光裕常把反映新人新事的短篇连环画文字脚本交给他,再由他绘画完成。二人更是常常合作连环画到深夜,各人分头画一部分草图,然后放在一起商讨、修改,最后由我勾线画人物,他画背景道具等等。在这时候比起独自构思画草图也轻松得多。汪老师往往一边画一边讲着风趣的故事,他是一肚子的漫画,也是一肚子的笑话。(摘自汪家龄随笔《画趣永生》)。

  

  汪家龄绘《岳飞传》中的岳飞大战金兀术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