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自由貿易區,們下一片“掘金地”?

  文/古泉君

  中國手機廠商們的出海之戰,聚焦到了新的一片戰場。

  盡管與中國只有一海之隔,但中國品牌在日本,就跟日本品牌在中國一樣,沒啥存在感。這是兩片完全不同的市場。

  但眼下,隨著海外市場也開始進入成熟期,廠商們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日本,盡管前景還不明朗。

  進軍日本市場

  2019年12月9日,小米在日本東京召開了發布會,打響了進軍日本市場的第一槍。實際上,在11月份小米國際業務負責人王翔在接受《日本經濟新聞》采訪時就表示說:“我們應該能夠在2020年進入日本市場,越早越好。”目前來看,小米的計劃稍稍提前了一些。

  這第一槍,北美自由貿易區小米發布了數款産品。手機産品小米Note10,其實就是國內此前發布的小米CC9Pro,主打影像功能,配備一億像素主攝,總計五顆攝像頭。

  小米在日本依然主打性價比,Note10售價52800日元(約3428元),北美自由貿易區小米IH電飯煲,售價9999日元(約649元),此外還有小米手環4,移動電源,拉杆箱等産品。

  手機的價格,橫向比較顯然依然是有性價比的,盡管需要加上各種各樣的稅。現場記者也表示,價格發布時,聽到了熟悉的歡呼聲。Twitter下的留言中,也不乏“真香”的日本網友。

  日本的小家電可以說是全球聞名,公認品質最高。小米的電飯煲賣到日本,也被形容爲一次“反攻”,類似于薩莉亞開到意大利,左宗棠雞賣到中國。

  其實小米電飯煲背後還有這樣一段故事,2016年産品最初發布時,小米表示壓力IH電飯鍋的發明人、前三洋電飯鍋事業開發部長內藤毅,也受邀參與到了産品的設計當中,內藤先生也表示“我就想做最好的電飯煲,再賣到日本去”,如今小米算是實現了這一承諾。

  在日亞選擇規格接近的3LIH加熱的産品,價格差不多在下圖這個水平,小米的價格有一定的優勢。

  而除了小米,魅族也開通了Meizu Japan的官方Twitter賬號,疑似進軍日本市場:

  實際上,中國廠商與日本市場緣來已久。

  2018年1月,OPPO就宣布進軍日本市場,在日本市場推出OPPO R11s,售價爲6萬日元(當時彙率約合人民幣3486元),在Bic Camera和友都八喜電器店開始銷售。

  而華爲,更是已經在日本市場布局多年,運營商渠道也有進入,主要銷售Mate、P系列旗艦機,甚至,在如今一些日本文藝作品中,也能看到華爲手機的身影。

日劇《還是不能結婚的男人》

  日本市場是什麽情況?

  因爲購買力、文化、産業結構等諸多因素影像,日本手機市場和國內差異很大。日本2018年人均GDP3918­5美元,中國同期不到1萬美元,再加上本土廠商在手機上不是很強勢,導致iPhone在日本占據著統治級優勢。

  StrategyAnalytics的數據顯示,2019年Q3日本手機市場份額分別爲:蘋果63%、三星6.7%、夏普5.3%、索尼4%、華爲1.9%,其余皆爲others。北美自由貿易區日本的iPhone份額是全球最高,甚至高于蘋果大本營美國。

  自從2012年進入美國市場以來,蘋果一直在日本手機市場表現突出,眼下最暢銷手機排行榜,也是一水的iPhone11新舊型號,完全沒有任何一款其他品牌的機型。

日本暢銷機型排行榜

  iPhone具有産品力、品牌力等諸多優勢,即便是中端市場,年輕人們也傾向于選擇舊款iPhone,而不是其他品牌更便宜的新機型。

  日本市場是個很特殊的存在。在某些産業上,他們擁有著傲人的創新力,但是整體市場風氣又略顯封閉,很少去迎合國際主流趨勢。

  在日本,手機市場主要由日本幾大運營商(NTTDoCoMo、KDDI、軟銀等)主導,渠道銷量能占到90%以上,手機廠商按運營商的思路定制手機,然後再由運營商采購。

  因此日本手機企業缺乏創新動力,對新趨勢不敏感。

  這是一片完全不同的市場,國內廠商們擅長的打法,在這裏無法得到完全的複制。華爲盡管通過各種地推、優惠活動(P30比國內還便宜),獲得了一定的品牌聲量,但份額依然不算高;

  而OPPO還未大規模進入運營商渠道,各個榜單中也還處在others的位置,據Statcounter的數據,截至今年10月,OPPO在日本的市場份額爲0.71%。

  機會在哪?

  中國手機廠商們開啓出海步伐已有數年。按照一般的邏輯,一定是先選擇有把握的市場,打出規模和信心,再逐步攻下難啃的市場。

  東南亞,自然是最好的第一站選擇。消費力低,適合國內的打法;沒有成型的當地企業,競爭門檻低。到現在,東南亞各個市場已經成爲了中國大廠的後花園。

  美國市場情況特殊,被戰略性放棄。西歐、南美、俄羅斯等市場,都開始有了中國廠商的存在,市場份額也是不斷攀升。

  盡管日本和中國一衣帶水,但文化、經濟等因素決定,這依然會是一塊難啃的骨頭。但眼瞅著地盤快要分完了,廠商們意識到,是時候加大新市場的投入了。

  IDC駐東京的東京高級市場分析師Akira Sugawara曾表示:“OPPO在2019年第三季度增加了對日本的出貨量,證明了其在日本的野心。了解到這一消息,小米或許也會決定進入該市場。”

  Sugawara表示:“市場需求與供應商之間的差距可能是小米的機會,即使在4G市場中,消費者也在尋找物有所值的機型……250至400美元的價格區間可能是小米的機會。”

  單拎出小米來說,貿易摩擦的原因,導致華爲暫時無法搭載Google服務,使其在日本市場受到了一定的影響,NTTDoCoMo等主要運營商,暫時都推遲了華爲新機型的發布。雖然這樣說有點趁人之危的意思,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小米確實在海外少了華爲這樣一個強勁的對手。

  而三星,衆所周知,日韓在打貿易戰。受此因素影響,三星在日本市場遇到瓶頸,Q3相比較Q2出現了同比下滑,從9.8%進一步下降到了6.7%,在商標上也有一些麻煩。

  至于索尼、夏普、京瓷這些日本本土廠商,産品綜合表現還有一些短板。

  而除了手機産品,小米的AIoT家電産品等也在尋找機會。中國品牌Anker就在日本取得了不錯的口碑和銷量。在日亞網站上的充電器品類中,長期處于第一位,小米顯然也從中看到了市場的空缺。正如上文提到的電飯煲,小米小家電本身就是日系風格産品,日本消費者也更容易接受。

  但出海日本,仍是凶險的一仗,日本智能手機市場體量不大,且有蘋果這樣的對手存在,投入産出比也許不會太高,對于國産廠商來說,這是一次海外市場的試水,也是團隊能力的鍛煉。

  如今,AIoT、生態聯動成爲所有中國大廠們共同押注的未來,手機進不去,也可以試試別的品類。

  奶茶、短視頻、吃雞等來自中國的産品,都已經在日本落地生根,那麽國産手機會是下一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