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注册

  8月21日,融创文化集团发布公告,365体育注册宣布战略控股投资梦之城文化。梦之城文化是中国知名的动漫IP孵化及商业运营公司,此番融创文化入股,将对以阿狸为代表的系列IP进行多样化的影视内容投资、开发与制作,内容形态包括短视频、动画剧集和院线大电影等。

  此前,融创接手乐创文娱、收购了万达东方影都和13个万达文旅城。在融创全面进军文化市场、布局文旅产业的计划中,还缺乏一个全民向的、能够形成长线文创内容体系的IP来联通线下乐园、主题公园等文旅产业链。根据海内外成功的文旅产业开发经验,动漫IP显然是最合适的。在中国动漫产业市场,成立已有10年且拥有多个IP的梦之城显然是融创文化非常合适的投资对象。

  如今回看梦之城文化这10年来的发展,对这家手握多个动漫IP的公司而言,财力雄厚且拥有极强线下布局的融创是一个相当好的资方。梦之城计划了好几年的阿狸大电影,或许也不远了。

  

五年亏损6000万,梦之城重拾品牌营销

  通过对国外Line、Hello Kitty等表情、形象的盈利状况对比,我们不难发现,相对于广告、出版物和衍生品售卖等模式,品牌授权是成熟的动漫形象IP最主要盈利模式。作为国内最早的动漫表情IP商业化的公司,成立于2009年的梦之城显然是吃到了品牌授权这一波红利。

  

  随着这一波红利一起来的,还有从2011年到2013年间资本对梦之城的三次投资。

  动漫表情包IP红利期的温床,以及资本的压力,让梦之城选择加大末端销售环节的投入——不仅仅是图书动画等内容的创作、运营和品牌授权,还包括衍生品开发和销售、线上网络店铺和线下实体店的经营,梦之城甚至还尝试过自研游戏的开发。以内容创作起家的公司,特别是对梦之城这家动漫形象IP作为内容原点的公司来说,拓展下游衍生市场,整合上下游产业链,在五六年以前的中国文娱市场看来,其实是比较正常的操作。但梦之城最终的营收状况,也体现出前几年中国文娱行业在线下衍生发展情况确实不如人意。

  2016年,梦之城登陆新三板公布财报,整个行业才发现这家公司从2013年开始就是连连亏损。2013年净亏损727.2万元,2014年净亏损1463.9万元,2015年净亏损1824.4万元,2016年净亏损1032.4万元,2017年净亏损1018万元,5年间梦之城文化总共亏损了6000万。

  在早前其他媒体采访梦之城创始人,即“阿狸之父“Ha的文章中,他曾提到过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梦之城的下游衍生环节,包括淘宝、天猫、线下,人员的培训和扩张等等。

  为了应对这一系列亏损,从2016年底到2017年,梦之城选择裁员、出售资产等方面来减负。通过新三板的公告,我们看到梦之城不仅出售了旗下非一线动漫形象的著作权,也出售了持有的糖人家股权,处置了原控股子公司漫漫漫画部分股权,同时注销了宁波、武汉和上海三地的梦之城分公司。在北京上海等地的多家阿狸专卖店,也关闭了大半。

  通过精简运营成本,关闭部分公司,出售部分联营公司的部分股权回收投资收益,梦之城在2018年大大降低亏损规模,获得营业收入5482万元,净利润423万元,实现了5年后的首次盈利。

  减负的同时,梦之城还在推进品牌转型。

  

  作为整个公司旗下最为重要的IP,梦之城所有的品牌转型推进都是以阿狸为先。在成都打造阿狸田野乐园,在全国一线城市进行阿狸幸福站主题展,在北京开主题咖啡馆,梦之城在以阿狸为主的动漫形象IP运营方面,已经从注重产业链下游,转型为侧重线下品牌营销。而品牌营销的基础,还是在于内容的延伸。

  

通过不同内容定位进行IP分层,将电影作为刷新大众认知的重点

  即将于9月12日上映的《罗小黑战记》动画电影导演@MTJJ木头曾在微博上表示,电影背后的投资方将作品的主导权完全交由他本人。考虑到《罗小黑战记》连载动画本身较为小众的特性,动画电影的目标观众群体是和连载动画观众定位类似,即十几到二十多岁的罗小黑动画粉丝群体。

  

  Ha于2016年公布将由华视娱乐主投的动画电影《阿狸的梦之城堡》,则以熟悉阿狸的“大儿童”即粉丝和儿童观众为主。对本就没有什么故事性可言的动漫表情IP来说,要以新的内容创作吸引新的人群,并且实现IP的授权衍生合作,做一个全年龄向的作品是最契合阿狸这个IP的。

  

  2018年初,梦之城和腾讯视频一起合作了面向3-6岁学龄前儿童的动画《小鹿杏仁儿》,也是期待以儿童动画作品扩展其周边衍生产品,进而实现商业授权的一次尝试。

  

  可以看到,梦之城将旗下运营的动漫IP进行了更加细化的用户年龄分层。不管是青少年喜欢的罗小黑,还是面对粉丝和儿童的阿狸,以及为学龄前儿童设计的杏仁儿,这些动漫形象的共同特点是萌、可爱,在商业授权的品类方面有着极大优势。

  曾经火遍中国的一系列动漫形象授权,在这几年其实已经冷淡了不少。一方面是源于老牌动漫形象吃老本,本身的内容营销并未随着中国文娱行业快速发展的步伐做出相应改变,另外一方面则是正在崛起的新的动漫形象逐渐取代这些老牌动漫形象,成为品牌合作的新宠儿。

  所以,不管是罗小黑还是阿狸,对于这些成熟的动漫IP来说,通过体量更大的电影引发更庞大的人群关注,才能刷新这些动漫IP在新兴人群中的认知度。

  不过,对于梦之城来说,品牌影响力最大、IP分量最重的阿狸大电影,却并未在预计的2017年上映。根据华视娱乐2017年公布的招股书显示,华视娱乐为《阿狸梦之城堡》的投资金额为2400万,预计2018年或2019年上映。而今有了融创文化的入股,或许《阿狸梦之城堡》的制作进度会加快不少。

  在亟待扩大的品牌形象,依靠电影上映实现人群拓展和商业授权变现,梦之城必须为旗下动漫形象IP找到一个合适的内容切入点。

  在国外,《愤怒的小鸟》和梦之城旗下运营的IP处境比较类似。在热度大幅下跌的情况下,Rovio为《愤怒的小鸟》制作动画电影,并通过电影带动商业授权、获取手游用户扭转了公司一时的营收危机。但是,在随后一年内,Rovio却再度因为手游市场竞争加剧,用户获得成本大幅上涨,导致股价腰斩。而今年上映的《愤怒的小鸟2》大电影折戟,“怒鸟”难再高飞。

  尽管梦之城旗下动漫形象IP和《愤怒的小鸟》所属的商业类型不同,然而对其背后的版权方来说,通过电影的短期热度或许能带来阶段性的商业授权收益,若是想把这条路长期走下去,需要一个稳固的、长期的口碑营销以及持续性的内容投入。在中国动漫市场,能够实现这一点的动漫IP,真的是不多。

  文章来源:好头条_游戏资讯

下一篇:九州体育直播 上一篇:im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