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宽宏亦使我感到惊心又动魄

 我身边坐着的,这位绿色而高雅的智者,他的博学使我自惭形秽。他的宽宏亦使我感到惊心又动魄。和他畅所欲言的整个下午都是受益匪浅的。他使我深刻的懂得自然即是真理。

  大概真正称得上智者的,不是人类,而是自然。默默地,不是冷漠而是更好的接受,不是无所谓而是更深刻的懂得,懂得喜悲,懂得爱憎。

  2018年的2月。这个世界,冬天,雪花,大树,枝干无声地向我们靠近,有声地倾诉了很多很多。积厚的白雪压弯了公园里树的枝干。待雪一停,阳光重新普照了大地,冰雪一点点地融化,有些枝干折了,永远的留在了这场大雪中。有些枝干弯了,这场大雪几乎压垮掉它。有些枝干又重新傲然挺立起来,感受着久违的阳光的洗礼。如果,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有意识的个体的话,这些残破,这些死亡,该由谁负责,又是谁的错?雪吗?这样纯白的、从天空飘下来的天使,实在令我讨厌不起来。这样洁白的小家伙们不应该带着恶意降临到这个世界。雪啊雪,比起那些依旧还绿在这个世界上的树枝,它们的生命实在太短暂了。在这里,我丝毫不怀疑‘团结就是力量’。雪,一片,多小,轻飘飘的落在大地上便化开了,死去了,就像它们轻飘飘的一生,没有在大地上留下任何痕迹也不曾带走什么。它们决心降临到这个世界是怀揣了多大的勇气啊!它们悄悄地,轻轻地覆盖这片世界,进化所有颜色。美,是凄美,也是美到心痛。这样,我宁愿相信雪是带了一身祝福来的。

  那些被这场雪永远埋葬了的鲜活的生命,以及那些失去家园,失去朋友的树、树枝会恨雪吗?如果它们懂雪,它们还会恨雪吗?一场暴风雪,妻离子散,尽管拼命挣扎,还是难逃劫难。撕心裂肺,歇斯底里。但是没有人。没有人来怜悯。这个时代他太忙碌了,没有谁会知道在这场美丽的大雪下,它们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他们一定恨雪吧!但是,他们沉默了,他们接受了。因为他们更加懂得,懂得雪。来年,他们依旧一片绿荫,张扬地开枝散叶,在这片天地里静静地等候,等候下一场雪在他们身上歇脚,安身。他们懂得,懂得彼此,并且默默守住伤痛。要说这对错,只能怪天,怪命。可是无论是天,还是命,他们看起来永远都是那么铁面无私。

  恨与不恨,这一刻颠覆了我以往一切对恨的认知。恨,不在刻骨铭心,不死不休。因为有时候被恨的和恨谁的,本身就没有对错,谁来为这对错买单,善恶的界线是如此暧昧不清。就像天真烂漫的的孩子们,总是企盼着,企盼着一场雪,他们的眼中,雪总是珍贵,奢侈,美丽的代表。而那些在大雪纷飞的寒冷环境下冒雪工作的劳动者,则会叫苦不迭,企盼着这场雪能早点过去。在我们的眼中,这些浅浅的爱和淡淡的恨,到底是谁对了,谁又错了呢?

  所以中国人都欢喜闹腾的新年,家人团聚,一团和气。只是有些人,他们的至亲至爱便是在这个寒冬里离开了他们,他们挨不过冬天,提前去了一个可能春暖花开的地方。他们的心里越是凄凉,越是孤独,外面越是欢喜,越是热闹。

  至善至恶早已被时代消灭干净了。以前,一个人集中了所有人的优点,痛苦而孤单的活着。现在,多数人继承了这个人其中一种或几种优点,自由而随意的活着。

  每个出生的人,心里都分割成了一亩亩的田地。每一亩,都被一个人或一段记忆种植着。他们荘壮成长,开花,结果,然后等待收获。其他地方则被寂寞霸占着,当一个人的消逝或一段记忆的消散,这亩地就会被寂寞攻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