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腐女,原因不是因为她的课好,而是因为她哭了。


       2013年6月,我从四小回到一小,平级调动,组织上和我谈,是说一小老校新建,让我回来抓教学。回来了,九月遇见朱娟,她通过进编考试入选进入一小,小小的个子,羞涩的神情。

           大概是十月份左右,我作为分管教学副校长,听了每一个新进校老师的课,朱娟给我的印象最深。原因不是因为她的课好,而是因为她哭了。

       那天听完她的课,我在走廊里直言不讳地问她,你上过语文课吗?她说,以前在学校里代过课。我说,我以为你没有上过语文课。

      后来听她的搭班老师丁老师告诉我,回到办公室,她哭得很伤心。我有些后悔,一方面我觉得,话说重了,伤害了小姑娘的自尊心;另一方面,我觉得小女孩很单纯,羞涩美好。

       2014年的4月,我们一起去杭州“千课万人”听课,会场很大,人很多,朱娟情不自禁地对我说:“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规模的听课活动,我好激动啊。”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我看到小女孩的率真。

       当年6月,我因工作调动离开了一小,一去两年。这两年里,很少听到朱娟的消息。只是偶尔一次带老师去参加县级品德课赛课时,在录播室里看见了朱娟,她代表学校参赛。我进去的时候,屏幕上显示的正是朱娟上课的现场录像。我看了一会儿,小姑娘课堂上大方了很多,自然了很多,进步了。

       两年后,我回到一小。这时朱娟已经结婚生子,成为年轻的母亲。她还是那样羞怯的,不好意思多说话。默默地,像小花一样不起眼。于是又过两年。今年5月,在安排学校老师出去听课时,我想到了朱娟,就有了济南听课的同行。

       出发之前,我在微信里告诉她,路途遥远陌生,由你做组长,负责出行往返车票、报到、食宿等一切安排。我是有意要磨炼磨炼她。后来同行的张老师刚告诉我,“接到我让她当组长的任务,她都要急哭了,着急生怕安排不好,压力很大。”胆小的姑娘。我又告诉她,“你可以向谁谁请教,她安排出行就很好。”

      到了出行的日子,微信上我问她,你都安排好了吧?她说:“您放心。”我们一起出发,同行4天,顺利返回。

       在这四天里,除去了学校里细碎繁忙的事务性的工作,和这位青年教师有了难得的近距离的接触。我看到了很多平时没时间去关注的美好。

      她很细心,一行三人当中,她是年龄最小的,因为是组长,她像小大人一样用心地照顾我们。午餐在动车上吃,她早做了准备,出发前将干粮、水果等准备得充实。下车了,一路小跑,去前边叫车,等我们走过来,她早已站在出租车旁等我们。见我们过来,又连忙帮我们提行李,放进后备箱内。听课时,不再是我去占座,集中乘坐的大巴车到达听课地点后,她快速下车奔跑,为我们占座。回程的路上,在车站等候,她们去吃晚餐,我说,我就不去了。很快,她返回来,给我送来晚餐,才安心地去吃饭。等等。我们三个人当中,她最瘦小,但她依然倔强努力地做好她组长的职责。所有的细节都能温暖地想到。

       她依然怀着纯粹的热爱之心。坐在会场里,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听课老师,看到台上展示的来自全国各地优秀语文教师的课堂。她再一次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告诉我:“好久没有参加这样高规格的活动了。”她说,我要学会,上回和您一块去杭州,我们住一屋,晚上我看电视,您写听课的心得。我也要写了。

      成长也许就是这样,一人的影响,一事的坚持,一生的专注,成就一个不一样的自己。我毫不掩饰,我是很喜欢这样的姑娘的。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曾经也是这样,如她般胆小、自卑、羞涩,放不开。即便人生已过半,经历了千山万水,我内心里还是那个遇事会害怕,怕不如别人,怕做不好的胆小孩子,不敢上前。我总在告诉自己,只有悄悄地非常努力了,才可以看起来毫不费力。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努力。所以,我从不喜欢自视甚高、骄傲张扬之人。默默、羞涩的花儿会忍不住自然地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