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宅男腐女福利区(F站)(这里有你想要的答案!)

情爱,这个东西,沾之,怕是,难以回头了-宅福利


沈文竹有点落寞,但是又无可奈何,敖可人与自己终究水中月,镜中花,一生一世无法在一起。本来以为自己看到了敖可人的真身会立即退缩,但是却愈陷愈深,无可自拔。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恐怕最伤心的是司棋,看着自己心爱的人痛不欲生,却无能为力。情爱,这个东西,沾之,怕是,难以回头了。旁人看来,沈文竹对敖姑娘的离去,无动于衷,还是写写字,作作画,或在百草堂研习药性,没有一丝悲伤。只有司棋知道,他只是发呆,思念,画得都是敖可人,写的也都是她的名字,在百草堂配的药,都是敖可人平时用的药,他已经三天没有睡觉了,夜里只是对着月亮发呆。没有叹息,也没有借酒消愁,更没有萎靡不振。

三天后,司棋看到了残蕊的马蹄莲,宅福利斜斜的插在百草堂的净瓶中。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这一次,残蕊不是一个人来,还有一位年轻的公子,两人虽然都是平常家服饰,却挡不住百花谷浑然天成的飘逸之气。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司棋端上了茶,残蕊从袖中拿出一只凤簪,插在了司棋的发髻上。

“看来先生的眼光不错。”那位桑先生笑了笑,“司棋姑娘沉鱼落雁之姿,即使荆钗布衣,依然是倾国之色,看来你哥哥艳福不浅。”

“先生,我可警告你,莫打我司棋姐姐的主意。”

“沈公子的人,我怎么敢动,你莫抬举我了。”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不知桑先生光临寒舍,有失远迎,宅福利望先生见谅。”沈文竹从里阁出来,正巧看见林桑。

“沈公子无须多礼,是在下叨扰了。”

“哥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

“最近事情较多,比较忙。”

“你们聊,我先下去准备饭食了。”

“司棋姐姐,你一定要做金玉满堂这道菜,我想姐姐这道菜,已经很久了。”

“知道了,今天会做很多蕊儿喜欢吃的菜。”

“妹妹最近在做什么,样子这么憔悴?”

“没什么,只是前段时间被桑先生误伤了,现在已经好多了。”

“怎么会误伤呢,妹妹太不小心了。”

“ 沈公子,都是我的错,不小心伤了蕊儿。”

“桑先生不要替她说好话了。。。。不知桑先生今日来此,有何要事?”

“实不相瞒,今日前来,宅福利实想沈公子答应我和蕊儿的婚事的。蕊儿说,你是她的长兄,凡事希望你能同意。”

“这么大的事,怎么没有听妹妹你提起。不知桑先生与蕊儿何时相识的?”

“我与蕊儿是从小一块长大的,我叫林桑。”

“原来是百花谷的二公子,百闻不如一见,想象不到竟是传说中的桑先生。”

 

看惯了在黑夜中厮杀,在那把润过血的匕首上,梦冷月只看到了绝望,有时自己穿着纯白色的丝绸,她也看得见血滴在裙摆,进而,润开来,润成一株株曼珠沙华。她的心在颤抖,但是眼神越来越冷绝。她不想杀人的时候,她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女人。

玉无声已经去了枯崖,去见一个拥有骊桃花种子的女人。他只是听老叟谈到过这个地方,他想去试一试。骊桃花,记忆中的一句话,只是和她随口讲的一句话,怎么可能成为现实,怎么可能。也许当年她并没有死,宅福利可是她就是在自己面前,落入万丈深渊。

自己的心空了那么多年,也许一颗骊桃花的种子可以生根发芽,可以让自己定下来。自己早就不会爱了,也因为没有了恨。他很想体验一下爱与恨的感觉,骊学桃花,也许就是解药。

他们的再次相遇,只能说恰恰好,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但是出了一点小小的状况。因为在山下的一村落,他们看见了成亲的仪仗队。那种大红色晃了两个人的眼睛。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其他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以及站内会员的自发性行为。 如果有版权内容,请通知站长删除